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欢乐棋牌 > 牡鹿 >

天启四骑士到底有那几个神?

发布时间:2019-11-13 12:09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末日四骑士,又叫天启四骑士(Four Horsemen of theApocalypse)或天启录四骑士。 出自新约圣经末篇《约翰默示录》(俗称《启示录》)。 描述的是在世界终结给予全人类审判之时,有羔羊解开书卷七封印,召唤来分别骑着白、红、黑、绿四匹马的骑士,将战争、饥荒、瘟疫和死亡带给接受最终审判的人类,届时天地失调,日月变色,随后就是世界毁灭。 第一个骑士是白马,传统上代表的是征服者,魔鬼之子,反基督。弓和冠冕都代表着征服,而白色代表的是神圣的逆反。 第二个骑士是红马,传统上代表大领主,大刀象征着战争和毁灭。 第三个骑士是黑马,代表的是饥荒和不公正的交易,这是天平的象征意义。 第四个骑士是绿马,代表的是纯粹的死亡和与无尽的苦难。(很多版本也将第四匹马翻译为“灰色”,因为英文圣经是根据希腊语拉丁语版本翻译而成的。原版圣经在这里用了一个含有代表“绿色”的希腊词根,这个词代表了生物将死或刚死时的颜色,但英文的“green”无法表达这个词义,所以就用了“pale”,翻译成中文的时候就成了“灰色”。) 参见原章节内容如下: “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,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,声音如雷,说,你来。 我就观看,见有一匹白马,骑在马上的拿着弓。并有冠冕赐给他。他便出来,胜了又要胜。 揭开第二印的时候,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,你来。 就另有一匹马出来,是红的。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,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,使人彼此相杀。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。 揭开第三印的时候,我听见第三个活物说,你来。 我就观看,见有一匹黑马。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。我听见在四活物中,似乎有声音说,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,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。油和酒不可糟蹋。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,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,你来。 我就观看,见有一匹惨绿色马。骑在马上的,名字叫作死。阴府也随着他。 有权柄赐给他们,可以用刀剑,饥荒,瘟疫,野兽,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” 圣经中的启示录世界末日的四骑士是: Conquest战争, Slaughter杀戮, Famine饥饿, and Death死亡。也有说法是:战争,灾荒,瘟疫,死亡。四人出现为一个轮回开始,见证了世间从繁荣到灭亡的过程,当七个封印全部解开时即为审判日。

  第一个骑士是白马,传统上代表的是征服者,魔鬼之子,反基督。弓和冠冕都代表着征服,而白色代表的是神圣的逆反。

  第四个骑士是绿马,代表的是纯粹的死亡和与无尽的苦难。(很多版本也将第四匹马翻译为“灰色”,因为英文圣经是根据希腊语拉丁语版本翻译而成的。原版圣经在这里用了一个含有代表“绿色”的希腊词根,这个词代表了生物将死或刚死时的颜色,但英文的“green”无法表达这个词义,所以就用了“pale”,翻译成中文的时候就成了“灰色”) 掌管人的生命。

  他们是维护世界平衡的= = 好囧当天堂,地狱,人间有任何一方想打破这个平衡的话,议会就会派骑士来对它们进行审判

  导语:“天启四博士”本身是或者曾经是SCP官方网站的管理人员(SCP宇宙史的内容将在下期详细讨论),他们一边用博士的ID管理网站,一边创作新的条目,一边将自己写进故事之中。而故事中的他们则个个不凡,大有来头。

  事实上,在SCP-682的抹杀实验中,有几个最为特殊的互动,分别是基金会中的Clef博士和Bright博士与682之间的对峙,以及Kondraki博士曾经骑乘过682(以毁灭整个19号站点为代价)。而他们是基金会中著名的“天启四博士”中的三位,这四位博士地位在O5议会成员之下,但是身份都极为不简单。

  除了Clef博士和Bright博士,另外两位分别是Gears博士和Kondraki博士,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给基金会干活,那么每一个人都将会被当作SCP项目收容,而且都至少是Euclid级。

  简单来说,Gears博士是一个普通人,但是他目前还没有受到任何SCP的污染,特点是极其淡定,没有感情;Gears博士的语言具有强大的逻辑强制力;遇到情况时,他总是能够直觉做出最应该做、存活效率最高的决定。

  Kondraki博士是技艺超群的摄影师,擅长击剑,特点是能够发现常人发现不了的SCP,而且对于将SCP项目开发成武器具有极高的热情,Kondraki博士被称为“蝴蝶王”,因为他和SCP-408(幻象蝶)的关系非同寻常。

  Kondraki博士是一个非常擅长惹麻烦的家伙,这和现实中的他也非常相似,不管是在基金会中还是在网站管理中,他都因为自己的失控付出了代价。巧合的是,不管是在故事中还是在现实中,跳出来解决Kondraki的都是Clef。

  Bright博士类似于黑客帝国中的Agent Smith,凡是接触SCP-963超过一定时间,Bright博士的意识、记忆、思维就会占据接触者,不可逆。Bright博士原本是普通人,在被安排去研究SCP-963时,意外被突破收容的亚伯杀死,但是由于被杀死时Bright博士手中握着SCP-963,因而Bright博士的灵魂似乎被吸进了SCP-963中,并使得任何接触SCP-963的人都将被Bright博士占据身体。

  Clef博士是四博士中来头最大的一位,既可以被视为Keter,又可以被视为Thaumiel,他自称是谎言之父、万恶之源,是一个现实扭曲者,而且能抵御其他现实扭曲者的攻击,对模因类SCP也有很高抗性。

  SCP-239是一个八岁多的小女孩,被称为巫魔幼女,是一个现实扭曲者,在意识清醒的时候能够做到任何她想做的事,基金会为了控制SCP-239的能力,编造了一套故事使她相信自己是一个小女巫(当她相信自己是的时候她就是),因为SCP-239表现出害怕Clef博士,所以基金会告诉她Clef博士是最高仲裁大巫师,如果她用自己的魔法做出了过分的事情,大巫师就会严厉惩罚她,希望借此来约束SCP-239。

  然而有一天SCP-239出于怜爱复活了一只死鸟,她认为她使用了禁术,所以一定会被大巫师Clef杀死。

  因为她这样想了,于是Clef博士就产生了杀死她的想法,并向基金会提出了一套亲自处决SCP-239的方案,在方案未经通过时,Clef博士就用心灵遮断合金给自己做了把刀,踏上了杀死巫魔幼女的不归路。

  在Clef博士突破层层防御的时候,出于自我保护心理,SCP-239控制了Kondraki博士和整个站点的各种SCP来阻止Clef博士。Gears博士则一直伺机给SCP-239注射镇静剂来阻止事情进一步失控,Bright博士也被传送到事发地,于是罕见的“天启四博士”同台大战上演了。

  战斗的中心是Kondraki博士和Clef博士,SCP-408(幻象蝶)始终在帮助Kondraki博士,蝶群聚集时可以制造幻象,误导Clef博士;而Clef博士则和一棵女性样貌的树(SCP-091-ARC)合体,驱散了蝴蝶,据Clef博士事后的言论,这棵树疑似是与夏娃结合了的善恶树。

  出来阻止Clef博士的还有SCP-336以及SCP-547-D,SCP-336被称为“莉莉丝”,在对峙过程中,Clef博士露出了三只不同颜色的眼睛,并亲口对SCP-336说出“我爱你”等言语。

  在Kondraki和Clef激烈斗剑的时刻,Gears博士赶往SCP-239的房间与之交谈,借着之前的巫师故事,他告诉巫魔幼女Clef已经被邪龙附身,需要他和她联手放个技能Q掉Clef博士。

  然后239就真的从Clef博士身上打出一条巨龙,Clef博士昏迷,另一个基金会创始人——Kain博士开着SCP-244(SCP版变形金刚+高达)勇斩恶龙。

  事情最后以Gears博士成功麻醉SCP-239结束。值得一提的是,SCP-336(莉莉丝)与SCP-091-ARC(夏娃树)在事后有过短暂的交流,对话显示Clef博士似乎和二位女士都有瓜葛。这更加显示出“基金会”在处理卡巴拉教和撒旦教问题上的不明朗态度,莉莉丝既是撒旦的情人,也是亚当的第一任妻子,但是夏娃从始至终只与亚当有关系,所以同时与夏娃和莉莉丝有瓜葛的男人应当是原人亚当,但是Clef博士偏偏又自称是谎言之父、万恶之源,还有三只眼这种恶魔形象要素,应该是撒旦无疑,那么Clef博士到底是撒旦还是亚当?

  在事故239-B之后,Clef博士与Kondraki博士进行了交流,在这段对话中,Clef博士说天堂现在已经空空如也,而他的人民将会强攻天堂大门。这句话既证明了Clef博士应该是撒旦无疑,又向我们抛出了一个疑问:如果读者还记得,守门者-SCP-001明明一直站在伊甸园门口,为什么Clef博士还要说天堂已经空了?

  这不得不提到另一个SCP——SCP-187(未来视),SCP-187是一个能够看见事物未来状态的女性,当她被要求去看SCP-343,也就是那个自称上帝的人的时候,她说她看见了一个6、7岁的小女孩,这似乎直接指向了SCP-239。

  另外基金会曾收到一条来自守门者的消息,意思是伊甸园大门已经打开,而收到消息的同时基金会接到0号站点的线报,说守门者已经离开了伊甸园门口,事后证明守门者没有离开,而这些消息则是来自未来。

  上帝、撒旦或Dr. Clef的线真的是未来的上帝,倒也不难解释她想什么就能实现什么的能力,也解释了为什么天堂现在是空的,但是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冒了出来——Clef博士真的是撒旦吗?

  假设SCP-239是上帝,赶来杀她的Clef博士自然会被当成是撒旦,那么问题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,到底是SCP-239认为Clef是撒旦,所以Clef暂时变成了撒旦,还是说Clef本身就是撒旦?

  我们要清楚,Clef会来杀SCP-239,是因为SCP-239认为Clef会来杀她,而她之所以认为Clef会来杀她,是因为她的认知建立在一套巫师故事的基础上,而这套巫师故事中并没有涉及到《圣经》,这是否足以排除Clef被SCP-239暂时变成了撒旦呢?

  我觉得理由还不够充分:首先,在事故239-B之后,Clef博士和Kondraki博士又再度联手处决了一个不稳定的现实扭曲者——SCP-531-D,在这场处决中Clef博士对Kondraki说自己是一个现实扭曲者,而且能够抵御其他现实扭曲者的攻击,之前在GOC干活,这相当于亲口否认了自己的神线如果真的是上帝,即便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,客观上她和《圣经》的关系也是存在的,这种联系很可能使得她本能地将当前最大威胁——Clef博士,和她将来的最大威胁——撒旦,混淆起来,让Clef博士变成了撒旦。

  对于Clef博士身份的确认还有一个最大的阻力,那就是他的谎言。不论他是不是撒旦,他谎言之父的地位都是不变的,这个角色的设定就是一切从他嘴里说出的话都是不可信的,在基金会中Clef也经常满嘴跑火车,让人难辨真假,如果他真的是现实扭曲者,我们更加难以分辨哪些事情他做过,哪些事情他没有做过。

  但是不论Clef博士如何,我们的问题都得到了解答:自称是宇宙创造者的SCP-343,未来将变成SCP-239,而SCP-239又是《圣经》中所描述的上帝,所以《圣经》世界观是SCP世界的基本世界观,SCP世界的最高神就是《圣经》中的上帝;守门者-SCP-001为真,三十六使徒-SCP-001为真。

  我相信很多读者都会非常不认同将耶和华视作SCP最高神的做法,但是毕竟目前还没有其他宗教相关的SCP-001出现,而且作为作者和网站高层,Clef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增加《圣经》类SCP项目。

  SCP-231(特殊个人需求)一度是Clef的最高分条目,描述了7个一旦死亡或者分娩就会造成重大灾难的个体,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SCP-231-7还存活于世,而基金会却决定持续不断地让D级人员对其执行110-蒙托克程序。

  程序的内容被基金会数据删除了,但是根据描述可以知道,蒙托克程序就是不断对个体进行奸虐,对其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避免其分娩。

  那么为什么基金会要拼命避免这7个人分娩或死亡呢?根据约翰的记载,末日来临前,将会有七个封印被打开,七位天使将吹响号角,由七位天使所掌控的七灾将现于人间。如果第七个封印被解开,接踵而至的就是审判日。

  那么结合遗物-SCP-001为真的猜想,我们可以梳理出SCP世界的基本框架:

  1、SCP世界存在平行宇宙,宇宙的最高神是《圣经》中的上帝,《圣经·旧约》世界观在SCP世界中线、在平行宇宙之外,SCP世界还与其他多元宇宙有着关系,因为多元宇宙的崩溃,导致其他现实的碎片渗透进SCP世界,产生了很多异常事物(譬如SCP-682),又因为世界濒临死亡,产生了很多濒死的征兆,这些征兆也都变成了异常的事物。

  3、与此同时因为信奉“撒旦教”而获得诡异力量的工厂不断生产出恶魔的产物,成为另一个异常事物的来源。

  在SCP-682那个章节,我们还记得SCP-507(位面跳跃者)与SCP-682的互动,结果是疑似平行宇宙的SCP基金会将他们宇宙里的SCP-682和主宇宙的SCP-682作了交换,于是我们得出了SCP宇宙内的任何一只682都杀不死的结论,但是这个结论很快被打脸了,那么杀死682的究竟是什么呢?这种自相矛盾是否会彻底推翻我们刚刚得到的结论呢?

http://optimumcre.com/mulu/872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